西北網  用戶名: 密碼:
首頁|設為主頁
您的位置: 首頁 -> IT -> 飛尚集團成功轉型實業投資

飛尚集團成功轉型實業投資

來源:西北網   日期:2011-10-12  


 9月末,秋日的涼意已經漸漸襲上心頭時,驅車行駛在江西省德安縣的山路間,路旁香樟依然蒼翠繁茂、林間松樹秀頎挺拔、遠山黛色掩映。很難想象,森林覆蓋率達到63%,居全國第一位;2010年林業產值破千億,居全國第六的江西省,卻沒有一家林業上市公司。

  不過,令人欣慰的是,這片擁有1.59億畝林業用地、幾千家涉林企業、一大批雄心勃勃的創業者的地方,經過多年的群雄割據、野蠻生長之后,隨著“嗅覺靈敏”、“手握重金”的投資者的加入,這個綠色增長極開始嶄露頭角。

  小人物大智慧

  “松針摸起來像女人頭發的是馬尾松,粗糙澀手的是濕地松;火炬松和濕地松的松脂是硬塊狀的,馬尾松的松脂則成漿狀;濕地松的松脂主要賣給造漆廠和樹脂廠,馬尾松的松脂則主要供給肥皂廠和造紙廠……”江西飛尚林產有限公司德安分公司原料質量控制方面的主要負責人董東岳動作靈敏地行走在充滿荊棘的林地里,向我們介紹他心愛的“寶貝”。

  在充滿松香的樹林中,董東岳對那些像轟炸機般撞擊在我們身上的蚊蟲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他不時用那雙長滿厚繭的手親昵地拍打著滿身傷痕的松樹,似乎是在給那些正流著“血”的松樹以安慰。

  松脂是由松類樹干分泌出的樹脂,在空氣中呈粘滯液或塊狀固體,含松香和松節油。松香主要作為多種工業原料、中藥材以及助燃劑等。而松節油則可作為繪畫和醫用輔料,其深加工提取物可合成多種香料,具有較高附加值。

  由于松香提取自特定的松樹,受松林面積、松木生長周期、采脂周期等限制,松脂屬于一種稀缺資源,因此,隨著松香用途的不斷增加,松脂價值開始逐步被市場發覺。

  “看到松脂的價值后,很多浙江的私人老板紛紛到江西建廠,同時也有很多人加入了采脂的行列。2010年,松香漲到2.2萬元/噸,當年的行情讓很多人都賺到了錢,但參與者增多直接導致了無序競爭和過度采脂,部分松林遭到了破壞。”董東岳說,“過度開采形成大量庫存,供求關系發生了巨大變化。同時,今年國內外經濟形勢也不好,松香的行情驟變。”

  據了解,目前,松香價格在1.35萬元/噸,松香價格暴跌讓不少私人經營的松香廠倒閉,采脂工也大規模失業。

  一時之間看空松香行業者層出不窮,但董東岳卻認為此時是囤積貨源的好時機。“明年松香市場肯定會好起來,后年又是一個豐收年。”董東岳文化水平雖不高,但憑借多年的實戰經驗,他對自己的判斷非常有信心,“山上的生意,三年一個輪回,一年平穩、一年虧本、一年賺錢。明年年中松香價格一定會反彈。問題就在于巨大成本壓力下,企業能不能堅持下去?”

  小投資大改變

  “有飛尚集團這個巨大的后盾,即使是在低谷,飛尚林產肯定會在江西林企中站住腳。”董東岳說。這也是他愿意重回這個創業失敗“傷心地”的主要原因。

  飛尚集團2000年在深圳成立,曾經在資本市場有過輝煌的業績——截至2010年底,飛尚集團在海內外直接或間接控股、參股上市公司4家,所控企業總資產300多億元,控股上市公司總市值達200多億元,集團年銷售收入近400億元。

  經歷多年資本市場的財富積累之后,這家公司毅然退出資本市場,開始將發展重心轉入實業領域,目前已形成了有色金屬及礦山、鋼鐵、交通物流、煤炭和生態林業五大支柱產業。

  2010年1月,飛尚集團聯合3位浙江股東共同投資設立了飛尚林產。

  “飛尚集團的加入不僅為公司發展提供了強大的資金支持,還使經營和管理更加規范。”董東岳說,“行業淡季時,不少私人加工企業會無故辭退采脂工,以降低成本。在飛尚林產則不可能出現這樣的情況。”

  沉淀雜質、蒸餾分離、裝罐儲存,參觀松脂加工廠時,記者發現,松香加工工藝的技術含量并不高,企業利潤率也主要由松香的市場價格決定,那么,為何飛尚集團這樣一位“精明”的投資者要投資這樣一個“小行業”?

  坐在飛尚林產位于南昌市青山湖畔的辦公室中,該公司總經理助理張富生解答了記者的疑問。

  “飛尚集團的經營理念中對主導業務的定位是長期稀缺的資源產業領域。主要的競爭手段則是‘細分’切入和‘細分’領先。飛尚林產是集團經營理念的代表作。”張富生說,“飛尚林產的定位是,以林化產品加工為主業,打造集合林業資源和深加工的產業鏈,包括林業、林化、林藥的一體化企業,逐步實現‘多功能生態林業立體經濟’的復合發展模式。”

  張富生介紹,在這個行業為了做到細分領先,研發是核心,目前飛尚林產已經開始與江西當地的林科所合作研究松節油精深加工項目。

  據了解,目前全國松脂產量為80萬噸/年,占全球產量的60%,而江西松脂產量在7萬噸/年至8萬噸/年。

  不過,當地松香加工企業規模普遍較小,競爭力不強。近年來,江西省有意引導企業整合優勢資源,進行兼并重組,做大做強。而飛尚林產未來也有意通過并購擴大企業規模,擴大產能,在此基礎上進行創新性研發。

  小付出大收獲

  由于資源稀缺性蘊藏的巨大價值,不少投資人都加入了稀缺資源類行業的淘金之旅。繼飛尚集團之后,2010年11月,國內最具傳奇色彩的創業者之一、巨人集團董事長兼CEO史玉柱就向江西豐林投資開發有限公司增資7000萬元。

  2010年也成為江西林業突飛猛進的一年,全省實現林業產業總產值1050億元,首次突破千億元大關。而全省農民來自林業的人均現金收入達910元。

  據了解,2008年江西林改完成后,實現“分樹到戶”,當地農民基本上形成了“靠山吃樹”的發展方式。所謂“靠山吃樹”是指當地擁有林地的農民負責植樹造林,而后租借給企業以獲得收入。

  “現在的采脂工大多來自廣西和福建等省份,基本沒有江西本地人,它們靠出租樹木就能獲得較高的收入,已經不干這種辛苦活了。”在飛尚林產安義子公司的林地里,飛尚林產安義分公司總經理黃久信對記者表示。

  在安義縣的林場里記者就碰到了一位來自廣西的采脂工人,黝黑的皮膚、粗糙的雙手、熟練的割脂動作……。“江西的山比較平緩,采脂不會很辛苦,效率也比較高,收入自然也高些,我有很多同鄉都到江西來干活了。”這位采脂工告訴記者。

  在農民增收的同時,大型林企的收益也非常可觀。以飛尚林產為例,據張富生介紹,2010年公司加工松脂1.2萬噸,銷售收入1.5億元,實現利稅4500萬元。總資產已經超過2.5億元。

  記者在江西采訪時,恰逢溫州民間借貸資金鏈斷裂,人心惶惶之時。董東岳告訴記者,不少浙江同鄉開辦的松脂加工廠也因資金的問題而倒閉。

  評論認為,民間借貸風行的根源在于,民間資本活躍,但沒出路。僅以溫州為例,統計顯示,該地民間流動資本有可能高達8000億元-1萬億元,它們都在尋找出路。而在習慣于投入樓市和股市“賺快錢”之后,樓市受限、股市低迷確實讓許多資金一邊喊著“走投無路”,一邊又叫著“產業空洞”。

  事實上,在如今資源為王的時代,蘊藏巨大資源優勢的西部有望成為下一個“聚寶盆”。飛尚集團的轉型或許可以作為一個由淺到深、由快到慢的產業和企業轉型范本。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 網友評論
       網友                               評論        評論時間
 昵稱:
 內容:  留言內容不得超過200字
 請輸入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此處換一張 
千斤顶或更好50手APP下载